Shoot Archive

疯狂存档/囤粮

【授权翻译】Caged Animals——BlondeQ

强力码

咸粽喜欢吃糖:



=w=我去fanfic找大大要了授权,大大同意了,我就开始愉快的作死了。


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10881637/1/Caged-Animals




故事设定发生在409之后,Shaw被关在地铁站里,她被关着,很无聊,一直想找点事Root做,于是Root就开始找事情把自己给她做,就是这么纯洁且和谐的故事。




我其实是个英语渣_(:зゝ∠)_而且已经很久没有翻过文了,有点生疏是必然的,希望各位不要介意,如果有翻译不当的地方请指出来,我会改过的。PS:作为一个高中狗,07:20--21::00都只能呆在学校里,翻译速度肯定会慢些,不过还有两周就期末考试了,然后♪(^∇^*)就是放假,放假就会加快速度了,预计上学的话就是周更,放假的话就是日/更,好吧,就说这么多,放正文=w=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一  十二  来自其他po主的十三章 十四章


 




第一章




  在她把注射器扎进Shaw的脖子之后,Root等了两天,才回到地铁站。


 


 


  她知道Shaw会生她的气,她希望给她一点时间冷静一下,或许能有帮助。另一方面,她也知道,有可能(也许,真的),Shaw会用这段时间让自己越来越生气。


 


 


  Root保证过,她会远离她整整四十八小时。在Harold看着她,把Shaw丢在床上后的第四十七小时五十六分钟的时候,Root又回到了地铁站的入口。她有想过现在就溜进去,但是她喜欢整整离开四十八小时这个想法,所以Root从地铁站入口处走过,低下头,等起来。


 


 


  当她想起那根针管被攥在她紧实的拳头里,那么顺利的刺穿Shaw的皮肤时,她的嘴唇轻轻地抿成了一个微笑。针尖的靶心正中Shaw脖子上肌腱的后方,就是说,当Shaw后缩时,针会扎得更深。Shaw的手抓着Root的手,紧握的拳头攥着紧实的拳头,Root知道Shaw的行动已经迟了,活塞已将药物注入,Shaw会立刻倒下。不管你是多么优秀的刺客,当你被注射了那么多的镇定剂,你也会被放到。Root让Shaw放开了她的手。


 


 


  然后Shaw带着能把人烫伤的怒视转过身来,她咬牙切地咆哮着,钢铁般的手立刻掐住了Root的喉咙,手指掐着她气管的力道不断加重…Root无法否认电流贯穿她的身体所带来的震颤是相当愉快的。她分开双唇,没错,她在微笑,最轻微地笑着,是的,她享受般的将手覆上Shaw的前臂,滑到她的手腕,轻轻地按着,让那只钢铁般的手更贴近她。


 


 


  Shaw的脸上没有笑意。当她咆哮着“我要灭了你!!”时,她的脸上只有愤怒。回过头来看,这让Root的胃不安地缩紧。但Root也知道,这是她唯一的选择。她不能让Shaw进入战场——这风险太大。Shaw可能会暴露他们所有人。或者让自己受伤。不管怎样,Root毫不犹豫地在Shaw的眼神开始涣散并翻个白眼,闭上之前,挤出了一句影射感满满的话(You can end me all you want, right after your nap.)。Root紧紧的搂住了矮个女人,让她们俩只是滑到了地上,她蹲着, ,将向后仰着脑袋的Shaw拉向自己。


 


 


  直到Root开始将Shaw拉入她的怀抱,她才注意到Shaw的枪,仍然轻轻地被握在她无知觉的手里。那么肯定,Shaw很生气,她威胁到了Root的命,但即便经受过严格的培训和直觉告诉她随时准备好开枪,Shaw还是没有,甚至没将枪对准Root的方向。这里面有些不一样的意义。Root希望着。


  Jhon仍忙着处理Elias的事情,当Harold起身去铁丝网围栏外的马路上,打电话问Root为什么她要让他去的时候。Root打开铁丝网的门,用消防兵的扛人方式,把Shaw扛在肩上。Harold脸上的表情,眉毛挑高到额头的四分之三,真是值得一看。他看起来像是要不舒服了。


 


 


  “别担心,Harold,我只是要防止Sahw让自己陷入困境,“Root,微笑着,告诉他,她试图让自己因为扛Shaw而变得不稳定的呼吸平静下来。Harold不太热情地试着帮忙,但很快就意识到,他最能做好的,就是打开车门好让Root把Shaw平躺着放在后座上。Root认为她也许能自己找到一辆车,但她不想把Shaw单独留下,即使只是弄到一辆汽车并返回大楼那么短的一段时间。


 


 


  当他们回到地铁站,Root又一次把Shaw扛到了她的肩膀上,有些难受的龇着牙,因为她另一个遭受了枪伤的肩膀有时还是很脆弱。她几乎把Shaw摔倒了地上,但一只手稳稳地放在Shaw的屁股上,让她保持了稳定。Root脑中立刻幻想起当Shaw看见她这样抱着自己时,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


 


 


  Bear一看见Shaw和Root进入房间就开始呜呜的低吼,她认为这是在暗示她离开。她把Shaw下来,看着Harold紧闭嘴唇和眯起的眼睛,头歪向一边,给了他一个狡猾的微笑。


 


 


  “帮我照顾她好吗?”Root问道。


 


 


  “我觉得我一定会的,MissGroves。她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想要看见你的。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会给她几天时间冷静一下,”Harold说。Root的眉毛和嘴唇拧了一小下,关注的表情闪现在她脸上,然后不到一分钟便消失。Finch猫头鹰般敏锐的眼睛捕捉到了这个小小的表情。“她会待在这里。也许到时候她会因为我们对她关心而转移注意力,也就是所谓的,监禁。”


 


 


  Root听着Finch用词的精准,发音标准的辅音和口型准确的元音,她知道他说得对。没错,现在是两天后,在Root的词典里可以被归类为“几天”,然后她又开始看时间。Root的精神时钟表一指到离她看到Shaw无意识的身体整整四十八小时的时候,她便脚步匆匆的走进地铁站,边走边将帽子从头上摘下。


 


 


  当Root走下楼梯的最后一级台阶,她听到了小声的嘟哝声。她好奇地沿着地铁站的车往里走,向旁边一瞥,却没看到任何人,直到她来到站台,才发现Shaw在做俯卧撑。Root笑着,从后面靠近Shaw。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Bear就慢跑过来,警惕地竖起耳朵。她不得不承认她很失望——她喜欢给Shaw惊喜。


 


 


  “我很高兴看到你在为我保持身材,“Root说。Shaw在做每一个俯卧撑的向上运动时哼出声,然后终于停了下来,让她的身体在刚才僵硬的姿态后放松。她跳起来,一只胳膊放在她的额头上,汗水缓缓的顺着手臂的曲线往下滴,朝着Root走来,眼睛被愤怒染得暗沉。Root的笑容随着Shaw朝她移动的轨迹加深着,直到她们是如此接近,几乎要贴在一起。Shaw看起来和她两天前掐着Root脖子时一样愤怒,嘴唇上方的肌肉朝一边运动,扯出一个小声的咆哮。这几乎让Root不敢进一步调戏她了。


 


 


  “你现在要灭了我吗?“Root害羞地问道,让她的眼睛尽可能的睁大,看起来尽可能地深邃。Shaw注视着Root的眼睛,喘着粗气,然后推开那个愤怒的自己,特意去检查Root最近受了枪伤的肩膀。它不那么疼了,但那天扛Shaw回来,对伤口的愈合可是没有一点帮助。当Shaw开始跑到站台的另一边,Root轻轻地给她让开了道。正当Root想着应不应该去追Shaw,并阻止她跑去街上的时候,她注意到Shaw没有穿鞋或袜子。Root怀疑矮个女人会光着脚冲到纽约的街头。Shaw在站台的尽头停了下来,弯下腰用一只手触碰地面,然后立即转身跑起来,飞快地,跑回Root这边。


 


 


  Root往旁边一挪,离开Shaw的跑道。


 


 


  “我这么做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,”Root说着,当Shaw从她身边跑过。Shaw减速停止,然后转过身,眼里像是充满了毒液般恶狠狠地面对着Root。


 


 


  “我没有请求你保证我的安全,”Shaw怒吼道。


 


 


  “这就是重点”,Root说着,低头看着Shaw,希望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担心。“你不需要请求。当人们关心你的时候,他们不需要请求也会为你做这些事。”


 


 


  Shaw转身走开,她的手放在她的臀部,她的呼吸还有点急促。Shaw的黑色背心被汗水沁湿的图案边缘吸引了Root的目光,而她想知道Shaw是一直跑来跑去,跑了多久。地铁站里一时间很安静,只听见Shaw赤脚慢慢走过混凝土地面的声音。


 


 


  “你知道如何组建东西吗?”Shaw没有转过身,问道。Root挑起了眉毛。


 


 


  “在的帮助下,我几乎可以做任何事,“Root说着,回到了她一贯细腻的说话方式。Shaw微微摇着的头仍提示着Root, Shaw并不为之所动,她继续慢慢地走着。“你想建什么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“我告诉Finch,我不能住在一个不能洗澡的地方,”Shaw说着,她的挫败感很明显,“所以他带来了这堆东西,好让我在洗手间修一个淋浴。”


 


 


  Shaw已经走到了一扇门跟前,她推开门。Root跟着她,看着那堆设备,然后再看向之前站在管子和配件旁边,现在又站在那堆管子另一边的Shaw。


 


 


  “这里有——“Root开口问,但是Shaw打断了她。


 


 


  “下水道?有。但是墙上没有管道将它们连接起来。他想让我试着把它连接到水槽上。”


 


 


  Root将信将疑地将头歪向一侧,然后蹲下来处理这些管道。Shaw坐在马桶盖上看着。即使Root伸手够不着管子的时候,Shaw也没有去帮她。


 


 


  然后过了一会儿,Shaw离开了,留下Root一个人在卫生间里。Root知道Shaw不耐烦了,但它不是简单的连上两个管道就完成得了的事。得要搞清楚电热水器,还有对不同的管道分离处理水槽的水的方式,这些永远都不会像Root所喜欢的那样运作。她沉默着工作了很长时间,听着裸露的脚掌,在混凝土站台上来回行走轻轻拍打的声音。


 


 


  Root希望她之前能知道她会来做这么一项工作,幸运的是,她在她的黑夹克里穿着一件低胸t恤,但是高跟靴和黑色紧身牛仔裤在这种劳动下是完全不实用。


 


 


  “你在取得进展,”Shaw的声音响起。Root脖子后面的(另一个人的)头发离开的触感,意外的让她知道,Shaw就在她的身后,双手交叉在胸前,靠着门框。Root朝她自己的肩膀往后看,故意不让Shaw知道她对她的悄悄靠近有多么满意。只是因为她没有穿鞋,Root向自己保证着。


 


 


  “如果有人能帮我一下的话,我想这会进行的快点,“Root告诉她,目光从长长的睫毛下望向她。


 


 


  Shaw的嘴唇在因恼怒紧闭在一起之前,抿成一个极小的笑。


 


 


  “如果不是在建造我自己的囚笼的话,我也许会帮忙,”Shaw说道。Root转向手头的任务,而不是承认Shaw的回应,因为她是对的,真的。


 


 


  安装好淋浴就意味着Shaw没有借口再离开。他们可以给她食物、衣服,甚至修一个健身房,如果他们真的愿意的话,但除了用海绵从水槽里吸水来洗一个半低劣的澡之外,还真的没有办法让Shaw得到清洁。至少能够淋浴会带来一种常态生活的感觉。


 


 


  能够将身体上汗水,鲜血和炸药的味道洗掉,帮助着Root感知到自己是个人类。汗水,鲜血,战争,这三种东西让Root感觉到自己还活着,但这并不是一回事。Root想着Shaw赤着脚在地铁站里来回跑动,她知道也许矮个女人也有同感。目光再次瞥向肩膀后,她看到肖的脚还是光着的。


 


 


  “你的脚会受凉的,“Root告诉她。


 


 


  “是啊,但是我不打算穿着我的靴子自杀式的狂奔。在化妆品柜台后面的工作可让我挣不了多少钱,而且那双鞋并不便宜。再加上我可能会扭伤脚踝什么的,”Shaw回答道,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墙上的瓷砖,甚至都不看Root一眼。Root拿起扳手,握在一只手里掂着重量,想着接下来需要连接些什么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萌萌的分割线n(*≧▽≦*)n


这里是吐槽:根妹你真的是抖M吗?被锁喉居然会爽到,啧啧=。=


还有,“Root想着要不要去追Shaw……”(⊙v⊙)嗯……你是说哪种追呢?一语双关真是棒棒的

评论

热度(202)

  1. No.20160418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Shoot Archive
    强力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