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ot Archive

疯狂存档/囤粮

【授权翻译】Caged Animals——BlondeQ

咸粽喜欢吃糖:

_(:з」∠)_懒癌……恩,记着催更吧……回基三心好塞……前情缘让我回去做帮主夫人……(呵呵呵,是要我给你唱嘤嘤嘤么……=。=)打本也累,跟不上时代脚步了……不啰嗦了




正文如下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一  十二  来自其他po主的十三章 十四章






第九章




“脱下你的裤子,”Shaw低声说道,仍在平复着她的呼吸。Root吻了吻她前臂的肌肉曲线,看见Shaw之前咬着的手臂,上面出现了一小块瘀伤。Root吻上了那块淤红的地方,Shaw的手臂在这接触下扭动着,就好像这么轻柔的触碰也有些疼似的。她的手仍被皮带绑着,但Shaw不停地挣扎着,她的鼻息再次急促了起来,双手扭动着。Root看着她,因为她们都清楚,Shaw轻而易举的就能挣脱皮带的束缚。Shaw确实挣脱了出来,让皮带掉到地上发出啪啦的声响,然后摸索着Root的牛仔裤,转过身来边面向高个女人。


 


 


“John马上就回来了,”Root逗趣地说道。她当然想在Shaw身下婉转承欢,但她可不想冒着风险被别人看见。Shaw略带倦意地把手放在Root的脸颊上,额头靠着高个女人的。


 


 


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”Shaw喃喃地说道,眼睑合着。Root笑了起来。


 


 


“我该为此担心吗?“Root轻声问道。Shaw睁开眼睛,扬起了眉毛。


 


 


“如果你想这样的话,”Shaw说着,脸上洋溢着得意,她的声音几乎和John的一样低沉。Root感觉到温暖在她胸膛里蔓延开来,笑得愈发灿烂了。Shaw深吸了一口气,叹息一声,闭上眼睑,再度放松。


 


 


Root的双臂环上了Shaw裸露的肩膀,把她拉近。Shaw挺起身子,抵着Root的胸部,一只手向下滑行,来到Root的腰际, 愉悦的洪流顺着Shaw的脊柱一路倾泻而下,勾起一阵颤栗,她把一条腿横跨在Root的臀部,勾住她,将自己拉得更近,让她们的腿纠缠在一起。


 


 


Root体内的温暖不断增长着。胸腔里的感觉不断滋长,随着愉悦不断膨胀着,变得越来越令人熟悉。不只是情欲,Root知道。当然不止,。但是当Sameen还躺在她怀里,还在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时候,她怎么可能不感到兴奋?但这并不是全部。不只是她的腿间的燥热,加快的心跳,还有些……不一样的东西。她说不清。或者不想说清。她默默地记下了那些让她产生这种感觉的言语和行动,这样她之后便可以好好回想下。眼下,她只想让自己去享受这份舒适,轻轻抚摸Shaw的头,她和Shaw的腿相互纠缠着。


 


 


“John真的快回来了,”Root轻声说道。相比生气,她倒是更惊讶,自己的语气居然没有想象的那么打趣。相反,听上去更像是在安抚Shaw。


 


“我只需要一小会儿,”Shaw咕哝道。Root将Shaw脸上的碎发拨到她耳后,那种不知名的感觉又在她体内膨胀开来,挤满了她的胸口,当Shaw睁开眼睛,朝她微微笑起来,一边眉毛再次挑高时。


 


 


“你说得对,我确实喜欢,”Shaw说道。Root困惑地看着她,直到Shaw继续说道。“你的花样”。


 


Root咧着嘴笑起来。


 


 


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,”她说着,打趣地耸了耸鼻子。Shaw笑出声来,吻上了Root。当她又把头扭开时,Root看见了Shaw眼里噬着的温柔,即使她试图用整理头发的动作来掩饰。Root注意到了Shaw通红的手腕,一圈因与皮革摩擦留下的深深地红印。Root握住了Shaw的手,轻轻地吻了吻她的手腕。


 


 


“我们得起来了,”Root略带歉意地告诉她。Shaw抱怨似的呻吟着,坐在床边,没精打采地起身。


 


 


“男人真的是毁了乐趣,”Shaw低声说着,声音里满是挫败。Root坐了起来,把手放在Shaw赤裸的后背,一路往下,摩挲着她手臂,双腿分开放在Shaw的身侧,她的胸部抵着Shaw的后背。她将一个吻印在Shaw的肩膀上。


 


 


“我懂,”她说着,嘴唇仍然轻轻抵着Shaw的皮肤,手臂搂着她的腰,将她们抱在一起。Shaw伸手抱住Root的双臂,双手搂着Root的前臂。温柔的爱抚让Root颤抖地深吸了一口气。她多么想躺下来,只是看着这个和她依偎相拥的女人。


 


 


但是Shaw突然站了起来,因为Bear刚刚从他的床上爬起来,开始兴奋地打咕噜,快步跑向楼梯口,耳朵和尾巴欢快得立着。她赶紧抓起她的运动胸罩和短裤,把胸罩重新穿上,她环视了一下四周,想找到她的内裤。Root也站起身来寻找,却没有找到。Shaw恼怒地摇了摇头,没有去烦恼内裤的事情,直接把运动裤穿上,然后从Root伸过的手里拿过她的背心,套过头穿上,用手背擦了擦她裂开的嘴唇。


 


 


Root走上前,捧起Shaw的脸。拇指指腹快速地抹去了她留在Shaw唇上的口红印记,看着当她的拇指扫过Shaw裂开的下唇时,她略微畏缩地后退,然后赶紧转身走向地铁车厢,擦着自己的嘴。Reese在她走到Finch的桌子之前就走了进来,但他没有注意到她们的慌忙,因为Bear在他脚边打转,兴奋地嗅着Reese手里拎着的塑料袋。


 


 


当Reese打发他走开,Bear便过去,叼起PVC管子,欢快地把它拿到Reese面前。


 


 


“我买了三明治,”Reese说着,Shaw走近他,重新将她的头发绑成一个马尾。“你的胳膊怎么了?”


 


 


Shaw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她上臂的瘀伤,迅速地把手垂下来,不耐烦地对他耸了耸肩。


 


 


“一定是撞到了什么东西,”她不屑一顾地说道。Reese的眼睛眯起来,视线往下,注意到Shaw的手腕有被绑起来的痕迹,然后再到她的脸。她把嘴唇抿起来,挑起眉毛,好不让他看到她唇上那些裂纹。


 


 


“你怎么了?”他关切地问道,站近了更好地观察她。Shaw表现得尽可能随意地向后一退。


 


 


“你看上去…”Reese开始说话,但是停顿了一下,当他看到Shaw脸上的警告时。他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,皱起眉毛,终于选好了词语来形容她,“…像是经历了难过的一天。”


 


 


Root对着John的措辞笑了起来,走出地铁车厢,补上口红,就好像她刚刚在电脑上完成了什么工作,只是随便出来看看他们在做什么。


 


 


“可以这么说”Root打趣地说着,嘴唇抿在一起,然后将她的口红放回包里。Shaw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Root并不感到惊讶,Shaw想要对她们之间的事情保持谨慎,所以她决定把这个当做是通常的调情。当然还要加上过度的暗示。


 


 


“有些时候你就得强迫他们…”Root停顿了一下,组织着她的下一步措辞,她盯着正用深色的眸子瞪着她的Shaw,脸上绽开一个笑容。“嗯,让他们做你说的去做。”


 


 


John扬起眉毛,跟着Root的目光看向Shaw。Root几乎能感觉出齿轮在他脑海中努力转动着,试着想出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感到高兴他们的团队成员是一些不喜欢多说话的人,John看起来不打算进一步的询问。这是Root喜欢玩的一个游戏——看着自己不需要说出真相,只是说一小句无关紧要的话,便可以说揭露整个事实。


 


 


“我可以也给你带点吃的,但是Shaw没跟我说你在这儿,”John说着,穿过那两人之间,走向地铁车厢。Root在Reese背后对着Shaw笑起来,不过只看到了Shaw生气地抿了抿嘴。Root咧起嘴,露齿而笑,明亮的白色贝齿衬着她烈焰般的红唇,她知道Shaw抿起的嘴唇后面藏着笑意。


 


 


Reese把塑料袋放在Finch的桌子上,拿出一个被纸包着的长长的三明治,扔给Shaw。她拆开了包装,也不看一眼厚片面包之间夹的是什么,就一口咬下去,重重地坐到车厢内的座位上。Root在她身边坐下,她的膝盖碰着Shaw的。


 


她狡猾地看着Shaw,她看见Shaw睁大了眼睛,额上的眉毛挑高了,下巴也停下了咀嚼的动作,嘴里满当当地塞满了食物。这不是Root所期待的反应,但她不知道Shaw为什么要那样看着她,直到矮个女人用头朝她的大腿示意。


 


 


追随着她的目光,Root看到了她裤腿上一滩湿漉漉的水渍。Shaw留在她身上的痕迹。正当John转过身,靠在桌子上,咬了一口他的三明治的时候,她把双腿抱在了胸前


 


 


“知道Harold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Reese问道。Shaw失望地看着她的三明治,Root正用她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指甲盖,追寻着裤腿上那滩痕迹的边缘。Shaw耸了耸肩。


 


 


”他只说你可能会先回来,”Shaw说着,满嘴都是食物。“你从哪儿买的这个?这也算是肉吗?”


 


 


John有些讨厌这个问题,但还是直率地冲她笑着。


 


 


“如果你直接告诉我你想吃什么,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,”Reese说道。Bear走过来,坐在John的脚边,乞求着食物。


 


 


“你看,Sameen,你得开口问人要,“Root欢快地说着,歪着头看着Shaw。Shaw回瞪着她。John和Bear正相互盯着,Bear舔着嘴,希望John大发慈悲,给他一些三明治里的肉。


 


 


“真含蓄(①)”,趁Reese还在分心,Shaw冲Root抱怨道。Root得意地笑起来,心满意足。


 


 


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,我不得不绕路回来,”Harold说着,走了进来,一眼就瞄到了放在他桌子上的袋子。他有些生气地把它捡起来,把它放在附近的一个座位上。Bear立即跑向那个袋子,开始嗅着上面的气味。


 


 


“Pfui,” John命令道,Bear把头别开,扭过头来,看向肩膀后方摇了摇头的John。


 


 


“我确信,我是被跟踪了,”Finch说道,听上去小心翼翼的,他把袋子里的水果沙拉盒拿出来,瞄了眼里面不特别新鲜的水果,然后将盒子递给Shaw。


 


 


“Samaritan?” Shaw问道,咽了一大口三明治,伸出手去拿水果沙拉。Bear听见了她的声音,走过来,把头放在她的大腿上。


 


 


“我想是的,”Harold说,然后停了下来,他看见了她的手腕,他的目光立刻看向了Root。“如果你们两个不打架的话,我会非常感激的。”


 


 


Shaw避开他的眼睛,突然变得对抚摸Bear的头非常感兴趣。Root对着Finch笑起来。


 


 


“哦,Harold,你知道的。女人就是这样,”她嘲讽地说道,调笑地入侵着Shaw的私人空间。Finch对此毫无察觉,Shaw打发走Bear,又咬了一口三明治,假装没有听到Root在说什么,或者没有注意到Root压向自己的手臂。


 


 


Bear接着走向了Root,把头放在她腿间。Root试图推开他,但他不会停下,所以她放下了双腿,让他的头远离她的胯部。他饶有兴趣地嗅着她裤子上的水渍,她再次推开了他的脑袋,但他只是用鼻子嗅了嗅,下巴搁在了她的膝盖上。Root把手放在他的头上,他便乖乖地坐下来,头还靠在她的大腿上,一双聪明的眼睛盯着Root看。


 


 


Finch从袋子里拿出了自己的三明治,打开了包装。当他转过身来,拿着塑料叉子走向Shaw时,她已经打开了装水果沙拉的盒子,直接用手拿起一块还在滴着汁水的哈密瓜,塞到嘴里。他看上去有些生气地转过身,走回袋子的旁边,Shaw笑着咀嚼着。他拿起了一张餐巾纸,没有转身看她,她无视了这个举动,直到他的手垂到他的身侧。


 


 


“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,”Reese说着,打开了自己的水果沙拉盒,朝Bear和Root点了点头。Shaw四下扫了一眼,看到了那只狗的头放着的位置。她扬起眉毛,又咬了一大口三明治,几乎一口吃完,当然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些事做。Root看着她把三明治塞进嘴里。John若有所思地继续说道。“你都没在吃东西。”


 


 


“别吃醋,“Root调笑道。John无视了她,继续啃他的三明治。Shaw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到嘴里,然后开始吃水果,就像吃爆米花一样,一次一片。Root看着水果的汁水顺着Shaw的手,流经她的前臂曲线。Shaw粗鲁地用手背擦了擦嘴,看起来真是既邋遢又可爱。


 


 


“说真的,这食物难吃死了,”Shaw满口蜜汁的抱怨着,没精打采地坐在座位上。隔空将她的垃圾投进了垃圾桶,Finch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,但没有说什么。


 


 


“是啊,你说得很清楚,”John回答道。Shaw吞下了一大口食物。


 


“我应该要牛排的,”Shaw咕哝着,看上去有些累了,现在她已经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完了。


 


 


“你没跟我说,”John说道,显然失去了耐心。


 


 


“是啊,我知道,”Shaw说着,也有些不耐烦。Root打趣地用膝盖撞了撞Shaw。


 


 


”你打过来的时候她有点忙,“Root笑着,插话说道。Shaw没理她,只是盯着John,愤怒清楚地写在她脸上。Root根本控制不住,即使下面一句话并不是太真实。嘲讽地皱了皱眉,她说,“那真不是个聊天的好时候,她有些束手无策。”


 


 


John笑起来。


 


 


“你通常打架的时候不会占下风啊,Shaw,身手变差了?”他戏谑地问道。很显然,他认为Shaw手臂上的伤是打架得来的。Shaw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然后站起来,一句话也不说地走了出去。Bear跟着她,呜呜地抬起头顶了顶她的手。


 


 


“Bear好像在你身上流口水了,”John说道,对Root的大腿点了点头。Root低头去看她腿上湿漉漉的痕迹,试图阻止自己笑得愈发灿烂。


 


 


”好像是的,“Root说道。Shaw走向浴室,新毛巾挂在肩上,手里拿着新的香皂。


 


 


“她已经有了一条毛巾了,”Finch困惑地说道。


 


 


“你给了她一张擦手巾。这是一张浴巾。有区别的,“Root轻松地说。Shaw关上了浴室门,然后他们听到了花洒打开的声音。


 


 


水声一开始哗哗地流淌,Finch便转过身面向Root和John,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。


 


 


“所以你认为这是撒玛利亚人在跟踪你,而不是我们最新救下号码而惹上的仇家?”John问道。Finch撇过脑袋,点了点头。


 


 


“我们必须小心行事。TM有说什么吗?它有给出指示吗?”Finch问道。


 


 


“我告诉过你,她不能跟我联络得太频繁。但她知道Shaw得待在这里,她在尽她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我们,”Root说。”眼下,我觉得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保持低调。”


 


 


“如果我们不去上班,会有红牌警示的,”John说,声音依旧粗哑。Root紧张地笑了笑。


 


 


“我知道。所以我们得继续工作,继续做我们该做的,不过不能引起敌人的注意。枪打出头鸟。没有任务的时候我可以待在这里看着Shaw,但如果她知道不好的事情发生了,她一定会想要离开这儿来帮忙的,“Root说着,她的声音越来越处在焦虑的边缘,每当她谈论到即将爆发在他们身上的战争时。


 


 


“我们不能永远瞒着她,”John说。


 


 


“她已经开始上蹿下跳了,“Finch说道。Root站了起来,眼睛明亮如星。


 


 


“迫不得已的话,我会把她绑起来,Shaw不能离开这里,直到外面安全了,“Root说。“如果他们抓住了她——”


 


 


“不会的,”John喃喃道,皱起了眉头。


 


 


“我们已经被分隔开来了。不能再让撒玛利亚人将我们分隔开,“Root说着,音调越攀越高,她能感觉到眼眶里的泪水刺疼了眼睛。“没有人能从这场战争中活下来,Shaw不能,你们俩不能,没有人能。也不能。”


 


 


所有人都很安静,Root的话语里的沉重感甚至凝结了空气。经过一长段时间的沉默,Harold的口袋里开始响起震动声。他拿出了他的手机。


 


 


“我们有新号码了,”Finch说道。Root闭上了双眼来阻止泪水溢出眼眶。Finch坐回他的桌旁,开始打字。Root抿起嘴唇,转过身不看屏幕。“Mr.Reese,一旦我有了进展便会通知你。还有…”


 


 


Root知道他想让她正对他,但她不能。他清了清嗓子。


 


 


“根?”他严肃地说。她转过头面向他,一股沉重的感觉累积在她腹部,因为Harold从没用这个她喜欢的名字称呼过她。现在,他正在这么叫她,但这并不意味着有什么好事。“在你没有接受TM指令的这段时间,我可以麻烦你协助我们吗?”


 


 


Root点了点头。然后她转过身,望着屏幕。当她看到Harold找到的地址时,在她耳边小声说了起来。只有一个词。“今晚”。


 


 


“我得去那儿,”她说着,眼睛盯着地址。


 


 


“知道是什么工作吗?”John问。


 


 


“不,”Root说道,开始收拾她的东西。


 


 


“要我来帮忙吗?”John问道。


 


 


“不,”Root立刻回复道。John看着天花板。“但我有感觉我明天还会再见到你。”


 


 


John点了点头,Root冲他笑了笑,拍了拍Bear头,转身走向楼梯。然后她停了下来。


 


 


“我觉得我可以借一把枪?”她问道,。“我有种预感,事情可能会变得比较混乱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总是会忘了备注:①:407根妹和大锤 phone sex 的时候一直叨的一个词:Subtle(含蓄)请自动脑补说这个词时的根妹=。=


吐槽:熊总好无辜,谁流口水了!明明是姐姐流“口水”了!



评论

热度(91)

  1. No.20160418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Shoot Archive
  2. 赵子坷2012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tianshengqs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Ri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JFM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