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ot Archive

疯狂存档/囤粮

【翻译】【肖根】How Badly Did You Have To Break Her?(六)

秋乙一:

电梯: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)(九&十)


是否原创:译文,授权走第一节


作者:auchterlonie


翻译:秋乙一
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945948?view_adult=true
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
分级:Explicit (诶你懂得)


特殊题材警告:


    囚禁、折磨描述,思维控制,PTSD,自我厌恶,强迫“治疗”,轻度breathplay,轻度捆绑。


    以上警告是作者打的,请确保不会引起不适之后再进行阅读


Notes:


    Turn back now or yall see smut. Little breathplay, little bondage.


------


但看在老天爷的份上,Shaw真的很讨厌什么心理治疗……


它完美结合了她最为讨厌的那些东西——陌生人、和陌生人聊天、聊感情(她有的感情)……这简直就是另一种折磨。


Shaw冷淡地给Iris打了个招呼。到底什么样的混蛋才会喜欢这种事还把它当工作啊?她估计和“高级询问官”那些混蛋是一种人。


但好在她同意让她带上Bear。


Shaw靠墙盘腿坐在地上,Bear的头搭着她的膝盖。她懒洋洋地挠着他的耳朵,盯着他在沉睡中轻颤的眼皮。


她在一会儿后才发问,“所以我要干什么?给你讲我父母吗?还是要讲做过的梦,或者小时候谁伤害了我这些类似的屁事吗?”


“你想讲那些事吗?”


“不想。”


“那就不,”Iris回答,“听着,我知道你的医学背景,所以我相信你明白自己从临床学的角度发生了什么。但理解和处理是两个不同的事,我可以给你帮助的是后者。”


“怎么帮?”


“和你聊天,回答你的问题,帮你适应你不熟悉的事。”


“你是说那个芯片。”


“对,”Iris慢慢回答,“还有其他所有的事。你离开了太长时间,所以你和队伍间的相处模式自然会有些不同,这个处理起来很棘手。”


“我们能解决。”


“这我不怀疑,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
Shaw耸耸肩,拇指轻柔地划过Bear的头,“问。”


“你昨晚为什么要去酒吧?”


“我想喝一杯。”


“那你为什么不和Root一起喝?我有了解过,她就在你家门外,而我确定她会愿意。”


Shaw过了会儿才回答,“我需要的不是那种喝一杯。”


“哪种?”


Shaw翻了个白眼,抬头看着Iris,“你到底想问什么?不能直接点吗?”


“我只是想理解你对她是什么心理,”Iris回答,“你为了救她差点死在枪林弹雨下,但昨晚她就在你门口,你却跑开打算自杀。”


Shaw重新低头看着Bear,“并不是这样。”


“那是怎么样?你为什么要去那儿?”


“我只是需要喝一杯,”Shaw慢慢回答,“喝多了,事情失去了控制,没别的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
Iris没再说话了。一会儿后,Shaw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好的?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意思是我觉得你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去那儿,至少不是很清楚。所以我们就从这里开始……”


“从那儿开始吗?不说Greer和芯片的事?”


Iris轻柔地回答:“以后会说的,但我们先从这里开始。”


Shaw又翻了个白眼,这简直是浪费时间……


***


Shaw慢慢地从公园里穿了过去,没太注意周围的东西。她在途中碰见了John。她一言不发地将Bear交给了他,对视都没有便继续朝前走。


她满脑子都在想着刚才和Iris的谈话,想着她的那么多问题为什么又总是围着Root打转。她还没有忘记Martine的那些问题,它们也总和Root有关。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想让Shaw谈她?Shaw想什么要什么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?而这又和她的治疗有什么关系?


Shaw不蠢,在医学院的时候她也做过心理科室的轮班。她知道Iris得先玩点这种小游戏才能弄明白她在想什么,但这不代表Shaw喜欢。Iris明知道她是哪儿不对,所有人都知道,所以为什么还要玩游戏?为什么不能直接开门见山地教她怎么处理?比如,强迫她谈那些折磨经历;写一个该死的“梦境记录”;哦天,或者边用手指作一副“我感觉悲伤”的画边唱一支黑人灵歌……只要能让她好起来的,什么都行。


为什么要问Root?问了又能怎样?


她们俩的事又没什么好新鲜的。从在CIA安全屋的第一次开始,她们间就一直有些火花。那晚上确实有些……火辣,直到现在,Shaw看到束线带都还会想起那天的事。


关于Root的事总是这样。即便在Shaw已经朝前看的很久以后,她们一起做的那些事依然还会时不时地浮现在她脑海里,而这就让Root有那么点不同。在她之前,Shaw在性爱上从未多想,她也没兴趣“建立关系”或者做些其他人热衷的破事。性就是性,但从没有人让她觉得措不及防。


而Root便做到了(天,她一直都是那样),然后那段经历便会一直围着Shaw打转,而她紧跟着就会在一些奇怪的时候想起那个女人,想着再来一次。因为Root不仅仅让她感觉不错,她让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哪儿不对,想要就要、不想要就不要也并没有什么错。而这对于Shaw确实还挺新鲜……


所以有了第一次后,她后面或许是故意在围着Root转,也或许是故意在尽力给予Root自己能给出的东西,因为她想让Root知道这事其实不错、让她觉得值得留下。或许她们俩都知道彼此需要什么也知道该如何满足对方,或许这对于她们就够了,或许这便意味着什么。


或许在这一切之前,它便已经意味着什么了。


Iris一直在暗示她事情会变得不一样,和Root间会有些她不愿意处理的新“模式”。但她不想让事情变化,艹……她只是想让自己感觉好点而已,这要求难道太多了吗?


Shaw打开了她那间公寓的门,说服自己就应该在那天早上顺应直觉从卫生间的窗户翻下去。那样的话,她至少还能永远攥着那些回忆,也不用听到Root声音里的痛苦,更不用知道自己便是那痛苦的来源。那样的话……她便只会知道她们或许还不错。


等到开锁的时候,她已经决定打包离开。


后戳:http://ww2.sinaimg.cn/bmiddle/668a8da8gw1ewzrv0q1pvj20c88a14qq.jpg


***


TBC


电梯:(七)

评论

热度(478)

  1.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No.20160418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Shoot 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