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ot Archive

疯狂存档/囤粮

【翻译】Estimated Time Remaining

Bear rules the world.

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:


作者:paigemccullers


原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148994


授权:



#据说是暖文#


#根妹寻妻路#


我看着作者一个月一个月的写以为要写两年时#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#


还好只是12个月


感谢眉毛推文&催稿(并没有 


以上


正文:


一周后


      "她还活着么?"


      机器以一个简单的"Yes."为回应。Root在等说更多。


      "她在哪里?"


      机器没有回答。她又问了一次。依然以沉默相对。


      "我需要你的帮助。"Root和Reese,两个接近失心疯的人如暴风般不顾一切地卷入这个基地,迎接他们的不是枪林弹雨,不是满目猩红,而是空空如也与满目萧然。风轻而易举地穿堂而过,这儿早就废弃了。Samaritan的特工已经离开,很早之前就离开了,徒留它任由尘土掩埋。苦苦追寻的希望又一次破灭,绝望的潮水没过头顶,Root几乎拿不住枪。Reese不死心地大步迈开来回搜查基地,挫败感充盈着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,叫嚣着。紧接着机器说话了,Root近乎是立刻神经质般的笑了开来,以为她的上帝将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,直到她反应过来机器只是如同日常般给她提供了一个无关号码。


      "我不会做的。"John停下了脚步盯着Root,而她转身避开了那有着相似无助与细微希望的目光。"除非你现在帮我,否则我不会再替你做任何事。告诉我她在哪里。"回答她的依然是一片寂静。迟疑了一分钟左右,机器才缓缓吐出:


      "执行人安全,执行人不可获得。"


      "那是什么意思?"Root努力控制自己的声线,那因为得知Shaw还活着而狂喜的颤抖,却又因知她遥不可及时焦虑的战栗。


      "执行人安全。"Root之前从来没有听到过机器重读单词,她原本以为不会。


      她只能紧紧握住手中的枪,握到指关节生疼。她知道再问也不过是徒劳。你永远无法和一个上帝争辩。


      "Root?"Reese的声线如以往般低沉,染上了不加遮掩的担忧和关切。Root只想他不要说,不要问,不要关心。她想要一个人呆着,一个人待着。


      她想要Shaw.


 


二个月后


      Samaritan日益壮大,Root越发的焦躁不安。她现在就想知道,她想完完全全地了解另一台人工智能,她想抓住完美中的缺口,铠甲下的软肋,她希望机器已经为之做了些事情,任何事情。


      但却仅仅是要求Root去完成那些徒劳无功的琐事。Root的理智尚在,她知道每一次徒劳并非无功,Root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是精心设计,为Samaritan铺下的一阶阶通往死亡的台阶。但对于她来说,太慢了。


      Lionel和John负责无关号码,而Harold和机器的关系则陷入了僵局,他已经无法再次相信机器了,他没有办法像Root一样去理解。Root试图说服他机器永远是对的,从来不会出错。但她深知那不过是满纸荒唐言。


      Samaritan控制了大半个国家,看起来很快就会赢得这场战争。


      “Shaw?”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安全。”


      只此一句。


      便已足够。


 


五个月后


      画面模糊不清,旁人如果捡到也不过会以为是一张无足挂齿的照片,但Root知道那是她。这次连Harold都基本赞同他们的判断,John打电话通知Fusco帮他在工作管辖区打个掩护,然后他转头看向Root。


      “走。”


      “等等,我们需要仔细思量。”Harold快速地反驳道。


      “身份确认。”机器的声音一清二楚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们没有犹豫的时间,Harry。”Root毫不犹豫地抓起两把枪,別在腰后。


      “她可是一个训练有速的特工!”


      “这难道不是我一直以来最擅长处理的情况么?”Root不以为然地笑着,不知不觉想到了Shaw式经典嫌弃白眼。她的胃沉沉欲坠,她的笑容支离破碎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们从不杀人,Root。”Harold站起身,迎上她的目光。她看的到他眼中的挣扎,她知道他也并不如他刚才所说出的那么意志坚定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们不会杀了她。”Harold怀疑地抬了抬头。“直到我们弄清楚她都知道些什么。”Root转过身没有给Harold任何质疑的余地,John紧跟着她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她能猜到这多半是个陷阱,她不在乎,John也不在乎。他们从房顶艰难万分地潜入公寓内。


      “6B室。”Root对着最近的一个安保镜头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一片凌乱。通常情况下Root不会选择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,但这次他们的对手是那个开枪射伤Shaw的女人。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暴怒,尽管凌乱耗费了她的时间,所剩不多的时间。在撂倒了十一个Samaritan特工之后,他们进入了6B室。


  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我们会再见面。”Martine举着枪在门后自命不凡地等着他们;Root竭尽全力忍住了嘴角的嘲讽,取而代之,她带上了近乎病态的甜美笑容,微微翘起她的脸颊,风情万种。


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,Martine,一般来说我会先寒暄,扯扯家常,不过我们现在有点赶时间,所以不如我们直截了当开城公开一些?你觉得可以么?”与其说这是一个问题,不如说是个含糖的甜蜜威胁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她在哪里。”Martine无所谓般地耸了耸肩膀,手上的枪依然稳稳地瞄准Root。


      “别装了,Martine,我们都很清楚你在说谎。”John向前迈了一步,Martine立刻调转枪头,Root抓住这个机会,直接开枪射伤了她的膝盖。特工没有支撑地重重倒在地上,John一步向前,在她能反击之前踢飞她手上的枪。“她在哪里?”Root毫不留情地踩在Martine受伤的膝盖上,倒地不起的金发特工爆发出巨大的嘘声,她不甘心的怒视着Root。Root试图不去想死亡是多么的简单,试图不去看Martine眼底的嘲笑。Martine在听从指令,她得到的指令就是死亡。


      “我.不.知.道。”


      当他们回到地下铁的时候,Harold起身迎接。Bear也从窝里窜出来,在Root脚边蹭来蹭去撒娇。她没有办法看着它,现在不能。


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发生了什么?”Root开不了口,无法出声。她觉得自己喉咙好似长了一个永不痊愈的肿瘤,它一直在那里,自从—


      Root转身走开。


      Martine死亡。


      “Shaw?”她喃喃自语。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安全。”


 


七个月后


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John低声问到,似是不相信般地摇了摇头。Root翻了翻眼睛,屹然不动地坐在沙发上。


      “我是说,我觉得我可以做到。”Harold一边解释,一边在电脑屏幕前忙碌。


      “你觉得你可以?那可不够,Harold。”Root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,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是那个悲观主义者,她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开始质疑他们所做过的一切。这不应该是她充当的角色。


      Bear坐在她面前,懒洋洋地把头放在她的膝盖上。她终于学会了用什么心情面对它,带着希望的,甚至是安心的。但是当它抬起头用湿漉漉地眼睛向她问询一个答案时,她依然感到心如刀割。


      她在哪里?


      她不知道。


      若她永远都无法知晓呢?


 


九个月后


      Harold制造了一种病毒。准确地说,是一个病毒嵌套一个病毒再嵌套一个病毒,精心设计伪装成一个无关号码。


      Root认为这是个天才般的发明。


      这整整耗费了他两个月的时间,他觉得这能行的通,更重要的是,机器也认同这个方案。Root终于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
      “它是怎么运行的?”John好奇地问,就好像他真的能搞懂它一样。Root随他去了,她不介意再听一遍。


      “当我把病毒载入到系统之后,Samaritan不会立刻检测到它,它就好像是一个刚出生的无害的小婴儿。但之后,设计好的病毒会一个接一个吞噬,损坏,关闭Samaritan的基地。”


      “Samaritan不能阻止它么?”John抱着胳膊追问道。


      “Samaritan当然会出手阻止它,不过为时已晚,它早就被感染了,一旦Samaritan阻止,‘饥渴’的病毒会再释放出两个不可觉察的病毒,Samaritan每阻止一个,就会再收到两个。”Harold听起来非常有信心。Root喜欢这样的Harold。这不常见,但一旦出现,就预示着一场革新与毁灭。


      “那这些病毒,它们能一劳永逸地,一次性地永远关闭每个服务器么?”这次是Root提出了质疑,如果他们要这样做,那他们必须一次做对。


      Harold转过身看着他们两个。他笑了,笑意抵达眼底。这是Root从没见过的Harold,她感觉自己又恐惧又兴奋。


      “Samaritan一旦感染到它,它就会启动服务器中的自毁代码。”


      Root感觉到了弥合之际狂喜后的眩晕,久违的狂喜,该死的眩晕。


 


十个月后


      Harold和机器在谈话。也不能算是Harold在和谈话,是Harold在主讲,而Root作为的代言,有时会提供的独特见解和方案。


      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释放病毒。机器知道Samaritan的主机在哪里,最重要的是,知道Greer在哪里。


      Root迫不及待地想开枪射穿他的喉咙。


      但开始这场游戏之前,他们需要一个计划。


      病毒将在十分钟之内就拿下国内的所有服务器。所有,除了一个。纽约有七个Samaritan基地,但是机器只能找到六个带着自毁代码的。


      很显然,第七个就是最初的那台,也是最重要的那个。


      他们的计划看起来和十个月以前那次如出一辙,好似是在重复那场不可名状的灾难。但是Root相信Harold,她也相信机器。更何况,这次她再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。


      Root轻轻地拍了拍Bear的头,笑着许诺它他们很快就会回来。她不懂为什么它听到后呜咽着跌回自己的窝里。


      他们再次组队。Root, John, Fusco, Harold还有机器。他们尽可能地靠近服务器后,Harold释放了病毒。


      “五分钟。”机器在她耳边小声地提示,Root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们准备出发。”他们犹如一个人一般默契合作,消灭目标。机器充当了领路人的角色,这次终于受够了,受够Samaritan对所做的一切,那些恃强欺弱,那些难以愈合的伤痛。那些从这儿拿走的,要再次夺回来,以不可阻挡的上帝模式夺回来。


      一个又一个敌人倒下,犹如不值钱的苍蝇一般。Root必须阻止自己去想,再一次地去想,死亡实在是太容易了。因为并不是,真的并不是。她已经被一颗子弹擦伤,而Fusco也坡了,但是他们不会停下来。


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不得不说我一点都不期待这个场面。”Greer没有回过头看着从生死门闯过的他们四人。他背着手注视着眼前的大屏幕。Root几乎没法抑制脸上的笑意,当她看到那些在他们头顶闪烁不停的血红大字。


      系统遭到致命损坏


      “那么你们是如何轻而易举地废了Samaritan的呢?”Greer慢慢转过身,看着他们,眼神冰冷,充斥着愤怒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们做到了,而你没资格知道。”John面无表情地回答。Root向前走了一步。


      “她在哪里?”


      “你所说的‘她’又是指谁呢,my dear?”Root痛恨他,她憎恨他,机器还在试图说服她不要当场扳动扳机。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安全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不在乎。”Root对着机器喊道。然后她转头看着Greer。


      “告诉我。”


      Greer松开抱着的手,然后试图露出一个笑容。他抬起头似乎在思考要不要说。在他开口之前,子弹如同倾盆大雨般降落在他们身上。John扑倒了Harold,然后加入了正在门口的Fusco,他们干掉了房间周围的火力。Root一动不动,毫不畏缩地站在枪林弹雨之中。


      “出口,左边的门,密码是85A2B。”Root向Harold转达了机器刚刚提供的信息。Harold赶紧拉开门把手的密码夹输入密码。Root走上前,将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Greer的喉咙上。


      “告诉我她在哪里。”Greer微微地笑了,双手再次搅在一起。Root抬手射伤了他左膝盖。他痛得呜咽一声,直直地倒在了地上。Root慢慢地蹲下来,直视着他的眼睛,嘴角荡起一丝残忍的微笑。


      “Shaw在哪里?”


      “看起来我们陷入僵局了。”Greer还在试图保留自己的傲慢,Root这次选择了他的右手肘。老头难以忍受地大叫起来,他无力支撑地仰面瘫倒在地,血从他身下的地板蔓延开来。他声音中的痛楚激励着Root继续下去。


      “她.在.哪.里?”Greer痛苦地喘着粗气,眼神紧紧地锁定在Root身上。她注意到了Fusco在对着她大喊,她听到他在告诉她快撤,她看到了John已经将炸弹布置好。


      这些都不重要


      “我在想...”Greer陷入了阵阵咳嗽中,他深呼吸说了下去,“无论我说还是不说你都会杀了我。那么,Miss Groves,你觉得我会说么?”


      Root感到所有的情感,这几个月压抑的所有情感都在体内沸腾,它们争先恐后地想要溢出来,发泄出来,她站了起来,对着他的手他的右膝盖开了几枪,然后瞄准了他的喉咙。她贪婪地享受着身下这个人眼中的恐惧,她看着那恐惧加深,变大,最后凝结成泪,然后扳动了扳机。


      Bear在看到他们一行人回到地下铁时高兴地在围着他们上蹿下跳。它摇着尾巴在Root身边的地板上坐了下来,抬起头看着她,满意地呼噜着。


      Root想回视它。但她做不到,无论她多努力。


      他们打败了Samaritan,他们杀死了一个上帝。


      Root没有感到任何不同。


 


十二个月后


      Root被耳中陡然响起的高音调惊醒。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遇险。”


      Root匆忙穿上靴子,抓起她的枪。她完全不知道她将要面对的是什么,但是此刻,她不在乎。


      “哪条路?”


      “出口。”Root跟随着指令,快速地跑出公寓大楼。她刚向左转拐上人行道,就被通知准备好武器。此时不过是日出之后,街上都是拿着公文包穿着西装的男男女女。


      “威胁是什么?”当告诉Root转向另一条小巷时,Root追问道。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遇险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这信息根本没有任何用处。”Root瞪了一眼她右手边路过的摄像镜头。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陷入危险。”Root猛地停住了脚步,她感到嘴巴发干,她又一次忘了如何呼吸。


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“两分钟,右转。”Root的身体僵硬不已,但她的理智让她继续跟随着机器的指令,她转过了转角,进入到了一条更狭小的小巷子,然后—


      “Sameen.”她能呼吸了。她的Sameen站在那里,四肢健全地站在那里,面前有三个穿着西装的政府人员。他们都举着枪对着她。


      Root快速抽出腰上的两把枪,向前一步。她距离他们大概四十英尺,然后毫不犹豫地开了枪。一个尚未反应过来就被直接撂倒在地,另外两个则立刻转向她,毫无章法地朝她疯狂扫射。Root脚步移动,藏在了一个巨大得垃圾桶后做掩体。


      “帮着小忙,可以么?”她抬起头盯着头上的摄像头。指示即刻就到,Root探出手臂直击目标,另一具身体撞落在地面。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安全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还有一个人呢?”Root紧接着问道,她感觉自己喘不上气了,虽然她几乎没有做什么动作。


      “执行人生气。”


      Root笑了,收起了手上的枪。她站起身,走出她的掩体,毫不惊讶地看到第三个人倒在Shaw的脚边。机器是正确的,Shaw看起来在暴怒的边缘。


      Root小心翼翼略带试探地走向Sameen,她害怕这只是一个梦。


      她停在这个女人几步之遥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“Root.”


      “Shaw.”


      Shaw看起来糟糕透了。Root不需要开口问,就能猜到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她一直都在被无情地拷打着。她的头发黯淡无光如杂草般,但是依然保持着她标志的低马尾辫,她身着黑色的风衣和裤子,Root有些惊慌地想到这一身很有可能是她十二月前穿着的那套。她的胳膊上都是割伤,擦伤,烧伤,而Root在这一刻只想触摸她,想确定她是真实的。Shaw的脸青一块紫一块,Root想要大声地训斥机器。执行人安全?这也能叫安全?


      “你还是原来好看些。”Root努力开口,她的声音支离破碎,她实在不忍心地转开了视线,当她再看向面前的人时,Shaw翻了好大的一个白眼,Root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那一刻炸裂了。


      “我想来个三明治。”Shaw嘟囔着,捡起了地上的可怜鬼身上的一把枪,Root感觉她一定笑的特别夸张,以至于快要把脸笑裂了。好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开口,Shaw看起来快被Root目不转睛的凝视弄炸毛了,但是Root真的没有办法再让自己伪装出一丝丝漠不关心。Root又向前走了一步,迈进了Shaw的安全距离里。她缓缓地抬起一只手,小心翼翼地触摸了Shaw的脸颊。被一层层泥和油所覆盖,Shaw的皮肤冰冷而又油腻,但Root已经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了,当她用手指轻柔地撩开遮在Shaw熠熠发光的眼睛上的黑色长发时,她的指尖不可抑制的颤栗和疼痛。


      安心如潮水般将她淹没,她感觉到自己在一点点丧失理智。她感觉到泪水堆积眼眶,而她尽力不让它们流下来,她知道Shaw不喜欢泪水。她伸出另一只手,指腹沿着Shaw的下颌曲线辗转。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样完整,这样真实。


      “请告诉我你不会是又打算吻我吧?”Sameen呼吸不稳地反抗道,Root咯咯地笑了起来,她收回了双手,后退了一步。在确认了Sameen是真真切切的,在这里,和她一起,之后。


      “郑重声明,是你吻了我。”Root坏笑着走回了她来时的路,Shaw紧跟上她,走在她身边。“而且无意冒犯,你闻起来,很糟糕。”


      Root不用看也能感知到Shaw在翻白眼。


      “或许洗完澡后我可以考虑吻你?”Root低头看着Shaw,魅力十足地眨了眨眼。


      “天哪你让我开始怀念被折磨的日子了。”Shaw看似不满地抱怨道。Root真怀念这该死的熟悉,渴望着这些可爱的拌嘴。


      "I missed you."


      Root没有迟疑地说出了口,她已经无法伪装再多,思量再多,她说了什么不重要,坦白了什么不重要,一切都不重要。她狂喜不禁,她的心上开出一把把燃烧的花火。Shaw好一会儿没有说话,Root感觉得到她需要一些时间去接受,消化和思量,她愿意给她所有她的时间。


      当Shaw缓缓伸出手坚定地握住她的手时,她听到了不可名状的惊喜在耳边盛开。坚硬而又粗糙,她的手像她的人一样,但这就是她的Sameen,Root想毁掉任何一个不怀好意触摸她的人。十指试探,绞缠,紧扣。然后才依依不舍地抽离。


      “你想知道我想谁了么?”Shaw眯起眼睛迎着出生的太阳,Root看着她挑了挑眉毛。


      “Bear.”


FIN.


p.s:感谢微博大大@没有名字乱刷cp 画的插图!



评论

热度(514)

  1. No.20160418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Shoot Archive
    Bear rules the world.